两代“寻椒人”种出高安椒 助推乡村振兴

  “江西辣”是什么味道?每个江西人的味蕾里有答案。

  在江西高安上湖乡,60后与80后两代“寻椒人”接棒努力三十载,培育出具有“江西辣”口感的“高安椒”,并实现增产。在宜春市商务局指导下,高安椒被美团优选运往更多乡村居民餐桌,还卖到临近吃辣大省湖南。椒农年收入达20万元,椒田边盖起小洋房。

  第一代“寻椒人”:绿皮火车上站20小时千里“取经”找辣椒 

  江西,一个低调的吃辣大省。相比四川的麻辣、湖南的香辣,江西人更追求纯辣、生辣。在宜春高安,有道菜叫“青椒炒红椒”,饭店“炒菜锅刷过还是辣的”,很多人把辣椒摘下当零食嚼。然而,在旺盛的辣椒需求下,宜春高安上湖乡一度缺乏高产辣椒品种。于是,一群年轻人开始千里“取经”寻辣椒。

  此后,他们将萧山鸡爪椒后与本地早年引进的杭椒杂交,培育出产量高、个体大的高安椒。然而,此时的高安椒虽然高产,但口感犹存江浙甜椒的味道。在江西老表眼中,甜口辣椒“没有灵魂”。高安椒种植者们,又用了近10年时间改良品种。

  第二代“寻椒人”:大学生卖房返乡创业誓为“江西辣”正名 

  年轻人总能为乡村带来新变化。2014年,大学生付俊卖掉南京100平的房子,怀揣150万元返乡创业。与第一代“寻椒人”相同,他对“江西辣”抱有虔诚的执念。

  辣椒沾水易腐烂。付俊看到老乡们露天种辣椒,或搭建不防雨的简易竹制棚,就带着老乡盖起10亩防水钢构大棚,又搭建自动灌溉设备,还推广人工授粉。几年下来,高安椒从亩产800斤增产到亩产1400斤。

  30多年时光流过。通过60后和80后两代人接棒努力,赣北的水土终于征服了高安椒,它开始由甜变辣,呈现出江西“中辣”口感。

  然而,高安椒翻过了产量、口感这两道坎,销售却成难题。此前,当地老乡把辣椒卖给外地商贩,经常被压价到5、6毛钱一斤,一年到头赚不到多少钱。

  在宜春市商务局的指导下,付俊将高安椒运到美团优选售卖。起初,老乡并不相信,他们对付俊说:“铁牛(付俊小名),网上看不到摸不着,咋就能卖辣椒”?老乡们还是惯于找外地商贩,把辣口的高安椒返销到浙江。然而,浙江能承载的“中辣”口感辣椒始终有限。

  从“带着老乡干,到领着老乡赚”,“新农商”付俊努力做出示范。几个月下来,当地老乡发现,原本被压价到5、6毛钱的高安椒,通过美团优选能卖1块多一斤。美团优选以销定采的方式,让高安椒种得下、卖得出,老乡们再不担心摘辣椒运不走淋雨腐烂赔钱。既懂农业,又懂电商的“新农商”付俊,带动更多老乡加入高安椒种植、采摘、装筐队伍,高安椒变身致富果。

  作为新发展背景下成长起来的现代农业探路者,更多付俊一样的“新农商”成长起来。据了解,社区电商业态已出现数十万新农商,美团优选平台已出现十几万新农商。他们成为衔接小农户和现代农业的重要一环。

  “为什么小农户难以直接对接大市场?就是因为小农户要去搜索市场信息、寻找营销渠道、定位细分市场,还要有一套物流系统,跟市场打交道的成本特别高,所以我们需要通过数字化、信息化的方式把这些农户连在一起。”中国农业大学副校长林万龙说。

  今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乡村人才振兴的意见》。《意见》指出,要加强农村电商人才培育。提升电子商务进农村效果,开展电商专家下乡活动。依托全国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加快建立农村电商人才培养载体及师资、标准、认证体系,开展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多层次人才培训。

  中国农业大学副校长林万龙表示,一切产业组织模式内在的推动力,就是降低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连接的交易成本。比如生鲜电商集中采购的模式,加上有一定规模性和集约经营能力的新农商,更有利于降低小农户跟消费者打交道的交易成本,促进农民增收。

  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洪涛表示:“县域经济下沉要引进现代化人才,包括‘新农商’,他们可真正帮助农民安心生产,或以需定产,产出更优质的商品。”

  付俊看到,自己种的高安椒被美团优选发往之前运不到的江西乡村,包括赣西北山区。清晨5点,付俊带领农民下地摘辣椒,8点前打包发货,下午14点送至美团优选南昌中心仓,晚上23点发到江西各地网格仓。第二天下午16点,高安椒被运到临近吃辣大省湖南。

  通过美团优选,上湖乡每天能卖掉2万多斤辣椒。靠卖辣椒,椒田边一栋栋小洋房拔地而起。高安椒只是美团优选带动农产品上行的缩影之一,时值丰收季,美团优选开启“丰收节特惠・美味正当食”活动,力促长江经济带好货上行,助推乡村振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两代“寻椒人”种出高安椒 助推乡村振兴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