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城赏鸟

  说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是一座“鸟城”,大体上是不会错的。在这座被原始森林包围的、绿地占一半面积的城市,生活着100多种鸟类。仅以数量论,卢布尔雅那的鸟想必不会比城市居民少。

  观鸟要去有水的地方,听鸟则要去有山的地方。在卢布尔雅那赏鸟,既可以观,也可以听。

  蒂沃利公园的池塘,是观察野鸭和水鸡生活日常的绝佳场所。冬末春初的早上,你能看到雌鸭单脚站立在池边圆木上,把头埋进翅膀中休憩,雄鸭则在一旁默默地守候。圆木的另一头,一只乌龟正迎着暖日,昂首默立,探寻春的气息。池塘中间,顽皮的野鸭们一会从水面腾空而起,一会又俯冲入水,激起一阵阵水花。

  如果要看天鹅,可以去科塞泽村的池塘。在那里生活的一对白天鹅,已经习惯了每天络绎不绝的游客。它们经常会到岸上的草地漫步;也经常浮在池塘边,把长长的脖子钻入水中觅食;还时常在水面来回游弋,一副悠闲自得、超然物外的神态。它们大部分时间都形影不离,有秀不完的恩爱。

  卢布尔雅那河也是观赏海鸥、燕子、苍鹭和翠鸟的好去处。海鸥们每日在河上来回“巡视”。有时,上百只海鸥在河上空来回盘旋,又忽而纷纷降落在河面上鸣叫,仿佛在进行盛大的聚会。它们有时与乌鸦在空中凶狠追逐,相互争斗;有时又三三两两地在河边草地上安静站立,与乌鸦、天鹅、野鸭、河狸和平相处。乌云压城时,燕子会从郊外飞到城中的卢布尔雅那河上。它们轻盈敏捷、灵动欢快的身姿,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苍鹭和翠鸟是非常低调的鸟儿,它们一个常安静立于水边的石头上,另一个则偏爱“躲猫猫”,不露身形,不动声色。

  去河边散步、赏鸟,最好的时间是傍晚,须得从白日的繁忙中抽出身,心无俗务,神色恬静,才适合漫游。天际云霞、山边落日、河面风光、桥上行人,人、物与风景和谐如画。

  生活在水上的鸟类,似乎更善于飞翔,且不吝于展示优美的身姿。而山中之鸟往往不喜欢抛头露面,但却拥有美妙的歌喉,乐于啼啭咏唱。

  听鸟最好是去城堡山、罗日尼克山或戈洛韦茨山,倘佯在树木的海洋中,一边深呼吸,一边聆听山鸟的歌唱。一会儿传来大山雀婉转悠扬的歌声,一会儿传来冬鹪鹩清脆悦耳的啼鸣,一会儿传来夜莺动听醉人的吟唱,一会儿传来苍头燕雀轻快明亮的呼叫。还有云雀、画眉、知更鸟、山雀、乌鸫……它们的歌声各有特点,或独自高歌,或互相唱和。那美妙的歌声随风而起,又随风而去,穿透密林,又余音环绕。

  《诃利世系》中说,“没有飞鸟的住房,犹如没有调味的牛肉”。住在卢布尔雅那,哪里用得着担心没有飞鸟呢?如果你有心赏鸟,家就是最好的观景台。

  不用说那些居住在山里、海上的稀罕鸟类偶尔会光顾你的院子,就单单这些生活在城中的乌鸦、喜鹊、鸽子、斑鸠、麻雀等,就能带给你许多惊喜和乐趣。它们会频繁地拜访你的院落,悠闲地停留在屋檐上,安静地栖息在果树上,甚至潜入你的菜地和瓜棚。无数个清晨,是它们欢快的歌声把你叫醒。你会很快熟悉它们的声音,以至于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就能知道是哪位高邻在啼叫,远还是近,飞还是止,乐还是悲。你的孩子可能会高兴地模仿它们的叫声,而鸟儿们也乐于唱和。对于你在秋冬时为它们“特意”保留在树上的梨、苹果、李子和柿子,它们也一定会尽情地享用,毫不客气。

  有人说,生活是天籁,需要凝神静听。笔者倒觉得,生活更像山丘,绵延起伏、细水长流。赏鸟也好,生活也罢,还是随性一些的好。正所谓“芳草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鸟空啼”,这正是笔者最喜欢的生活态度。(杨国章 来源:经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鸟城赏鸟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