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会|“失聪女铁人”:命运或许不公 仍要逆风而行

 

  新华社西安9月18日电 “失聪女铁人”:命运或许不公 仍要逆风而行

  新华社记者张泽伟、王沁鸥、王泽

  秋意渐至,江水微凉。17日,汉江岸边的30多名“女铁人”屏气凝神,静待发令枪响。

  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女子铁人三项大战一触即发。

  只有澳门选手许朗的注意力并不在裁判的枪声。因为她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抢在第一个出发。

全运会|“失聪女铁人”:命运或许不公 仍要逆风而行

  2017年9月3日,澳门队选手许朗在第十三届全运会铁人三项女子个人决赛中获得第六名。新华社记者王毓国摄

  自小,她就失聪了,听不见任何声音。20年来,她参加的所有比赛,都是靠观察身旁的选手,跟随她们出发。

  铁人三项运动包括游泳、自行车和跑步,是对速度、耐力、意志力的综合考验。练这个项目的人,很自然被称为“铁人”。

  这是许朗第四次参加全运会,她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进入前十。

  但出师不利。1.5公里游泳比赛结束时,她仅排在第24位。

全运会|“失聪女铁人”:命运或许不公 仍要逆风而行

  2018年8月31日,第18届亚运会女子铁人三项决赛,中国澳门选手许朗名列第三。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由于疫情导致约两年没参加比赛,近期的备战训练也不太系统,加上汉江水温较低,且水流阻力较大,我很不适应。”许朗分析落后的原因。

  她从不轻易认输。既然没有退路,为什么不放手一搏?况且,自行车是她相对的强项。40公里的自行车比赛,她一圈一圈、一点一点地缩小与对手的差距。

  澳门队领队麦炳耀在赛道边注视着弟子的表现。他没有跟其他教练一样,在弟子骑车呼啸而过的刹那,声嘶力竭地指导、交流。他只是用手机不停地拍着许朗比赛的视频,用于赛后研究分析。

  “她有自己的比赛节奏。”麦炳耀说,听不见声音,对于骑车和从事户外运动的选手来说,是非常困难,甚至是危险的。如果有人在旁边指点、干扰,她更会分散注意力。

全运会|“失聪女铁人”:命运或许不公 仍要逆风而行

  2018年8月31日,第18届亚运会女子铁人三项决赛,中国澳门选手许朗(右三)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在自行车比赛完成时,许朗追到了第13位。

  “我就是要把前面的选手一个一个追回来。”许朗语气坚定。

  但接下来的10公里跑,她刚跑了一圈就开始抽筋。“这是我整场比赛最困难的时候,一度觉得自己撑不下来。”

  但一想到参赛的不易、想到迈过终点线的幸福,她硬是咬着牙关挺了过来,并再一次实现了超越,将最终名次定格在第九位。

  她超越的,并不是对手,也不仅仅是一场比赛,而是命运和人生。

全运会|“失聪女铁人”:命运或许不公 仍要逆风而行

  许朗生活照。(许朗本人供图)

  5个月大时的一次医疗事故导致双耳失聪,这打击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毁灭性的”,但许朗打破了所谓的“宿命论”,生活跟正常人一样。她从小坚持读普通学校,融入健全人的学习、生活,后来还考入了北京体育大学。

  在北京,她参加了一次自行车比赛,结识了志同道合的朋友,随后迷上了铁人三项运动,开启了非同寻常的运动生涯。她参加过多届亚运会,其中雅加达亚运会获得过铜牌。

  而事实上,许朗只是一名业余运动员。她的本职,是澳门体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员。每天上班前的两小时和下班后的两小时,就是她的体育训练时间。

  “工作和训练看似安排得很满,但这二者互为调剂,训练可以释放压力,带来活力,提高工作效率。”她说。

全运会|“失聪女铁人”:命运或许不公 仍要逆风而行

  许朗在以往的比赛中。(许朗本人供图)

  同时,她还在攻读博士,争取明年顺利通过论文盲审。

  一个双耳失聪的人,竟有这么多的工作和角色,该有多累!需要挨过多少困难和苦楚!

  但许朗并不这么认为。“困难越多,我就越想向它发起挑战。这样我才觉得自己更像一个铁人。”

  或许,在她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容易”二字,自然也不知道什么叫“困难”。

  或许,命运有些不公,但体育永远公平。她可以和许多人一样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冲向同一个终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全运会|“失聪女铁人”:命运或许不公 仍要逆风而行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