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选后组阁扑朔迷离

  当地时间9月27日凌晨,德国官方公布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德国社民党以25.7%的得票率位居第一,略高于执政的联盟党(24.1%)。绿党以14.8%的得票率位居第三。

  这是德国战后首次现任总理不参选的联邦议会选举。在此次选举中,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所在的执政党――联盟党遭遇重创,24.1%的得票率创下该党在二战后的历史新低。社民党则在总理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部长肖尔茨的带领下成功逆袭,从年初仅有15%的民调支持率一跃成为此次大选的赢家。绿党虽在选前支持率有所下跌,但依然保持了议会第三大党的位置。

  接下来各党派将进入紧张的组阁谈判。因为此次选举所有政党均未获得绝对多数,得票率第一的党派将最先开启同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的谈判进程。从目前各党在议会的席位分配来看,由三个政党共同组成新一届联合政府的可能性较大。

  在几种不同的组阁可能性中,由社民党领导、绿党和自民党参与的“红绿灯”政府(三个党派的代表颜色分别为红、绿、黄)最被看好。此外,虽然联盟党在选举中屈居第二,但假如其领导绿党和自民党共同组成“牙买加”政府(三政党代表色黑、绿、黄正好为牙买加国旗的颜色),也能获得议会中超过半数的席位。由社民党、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的“德意志”(三政党代表色为德国国旗颜色)在理论上也有可能。

  上一次德国大选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经过了长达近半年的艰苦谈判,才最终与社民党达成协议组成新政府。各政党今年均表示,要用最快的速度推进组阁谈判,避免出现2017年那样的情况。肖尔茨更明确提出,希望在今年圣诞节前就组阁问题达成协议。

  各政党就组阁问题进行谈判的过程,才是各派政治力量博弈的真正开始。各政党将就各领域施政纲领进行协商妥协,最终达成一致并确定新一届联邦政府的政策走向,这一过程也将决定德国未来4年经济发展的前途命运。

  例如在经济和财税政策方面,联盟党坚决反对增加税收,主张给德国经济“松绑”,通过减税、简化行政审批等方式刺激经济增长,激发企业活力。而社民党则主张通过所得税改革实现财富再分配,对5%的高收入者提高税收,对低收入者予以一定的税收减免。

  虽然每个政党在政策方面都有各自的主张和倾向,但德国经济在未来一段时期面对的挑战是明确的,各派政治力量都不得不考虑如何应对这些挑战。

  一是疫后经济恢复。虽然相较欧洲其他国家,德国经济形势略好,但随着全球供应链紧张、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不断发酵,德国制造业等支柱产业面临较大压力。近期研究机构再次下调了对今年德国经济的增长预期,企业对今年业务增长的乐观态度也有所改变。如何通过债务、税收等财税手段鼓励企业增加投资,稳定居民收入预期,拉动国内需求成为新政府的首要任务。与此同时,新政府还面临养老金改革等一系列“硬骨头”。提高最低收入、不再提高退休年龄、稳定退休金水平都将是新政府在接下来几年里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二是加快节能减排步伐。作为欧盟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主力军和领导力量,德国已决定于2045年实现碳中和,并继续通过完善碳排放交易机制等手段促进企业加快节能减排的步伐。这一任务并不轻松。一方面过高的减排成本遭到部分高能耗企业的反对,而新的清洁能源价格过高直接影响了企业的收益。可以说,这届新政府承担着为德国碳中和目标开好局的艰巨任务。如何在实现减排目标与保持经济增长之间找到平衡,如何鼓励新能源技术的研发与产业化,如何将环境效益同社会效益更好结合,实现政府、企业、社会全方位减排的良性互动,是德国新政府要解决的重大课题。

  三是加快推进数字化进程。德国作为工业强国在数字化领域却一直不够理想。数字化基础设施薄弱、数字经济发展缓慢长期以来饱受经济界诟病。此次大选中各政党均将大力发展数字化作为竞选纲领的核心内容,显示出德国在这一领域奋起直追的坚定决心。新政府在数字化方面需要补课的地方还有很多,如何有效推动这一进程,一改德国数字化领域的相对落后局面是个不小的挑战。

  默克尔在执政16年后即将谢幕。德国这艘欧洲巨轮将驶向何方,全球拭目以待。(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谢 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德国选后组阁扑朔迷离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