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老板”再变卦 ST三五更换“接盘人”

  本报记者 李 婷

  9月28日晚,ST三五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通过2021年定增议案,海南巨星已经通过协议转让获得公司5.81%的股份,如若定增完成,海南巨星持股比例将达到27.55%,拟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此次ST三五出让控制权让市场各方颇感意外。此前,ST三五实控人龚少晖与江西绿滋肴借款及投资事项已筹划了一年余,而公司并未披露相关事项终止的消息。

  近年来,龚少晖一系列“任性”之举与其在几年前提出的新能源造车计划的时间轴吻合。据悉,龚少晖及其控制的三五新能源卷入多起案件。部分案件判决结果显示,公司未能如约交付车辆,且其在今年年初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龚少晖也被限高消费。

  变更控制权买方另有隐情?

  9月22日晚,据ST三五公告显示,公司目前正筹划向特定对象海南巨星发行股份。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海南巨星今年7月29日刚刚成立,股东为海南水华老友记持股50.5%、四川巨星持股49.5%。

  值得一提的是,海南巨星背后系四川知名企业“四川巨星”,掌舵人正是乐山帮资本大佬唐光跃,若能成为ST三五实控人,唐光跃将拥有首个上市平台。

  然而,此前龚少晖已与江西绿滋肴另有约定。

  据公开信息显示, 2020年6月份,龚少晖曾与江西绿滋肴签订借款及投资意向协议,约定江西绿滋肴向龚少晖借款1亿元,并在约定条件下,以现金受让龚少晖所持公司合计不低于总股本的20%且不高于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0%。同时,龚少晖将其彼时合计持有的三五互联1.02亿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江西绿滋肴控股行使,江西绿滋肴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截至今年7月份,公司公告披露,江西绿滋肴控股先后向龚少晖打款7000万元,但未获得上市公司任何股份或表决权。

  对此,9月24日,ST三五代董秘章威炜表示,公司已发布公告称,江西绿滋肴的借款是提供给龚少晖个人;另外,由于约定借款的1亿元条件未达成,因而双方股份转让未能进行,龚少晖仍为公司实控人。

  章威炜表示,此次定增暨控制权转让计划为上市公司与海南巨星之间的协议,龚少晖将进一步与江西绿滋肴进行沟通。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在上述合作关系尚未公告终止情况下,ST三五以筹划通过定增将控制权“买方”变更为海南巨星,如此迫切地出卖控制权,其中似有蹊跷。

  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龚少晖所持ST三五的股权质押比例已达到99.68%,部分股权被冻结并遭到司法减持。

  此外,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龚少晖以被告人身份涉及多起纠纷,其中,部分案件已判决并被强制执行。而在一系列案件中,三五新能源则为失信的“另一主角”。

  记者调查整理近年来龚少晖的资本运作经历后发现,龚少晖如今深陷的债务漩涡均与其投资的三五新能源有关联。

  失信被限高的“造车梦”

  以域名企业邮箱业务起家的ST三五,是福建首家创业板上市公司,然而 “上市即巅峰”,至今表现乏善可陈,甚至沦落至退市边缘。

  2015年,ST三五出现了上市以来的业绩首亏,归母净利润亏损达到7975万元,营业额仅为2.49亿元。

  为此,龚少晖萌生了让上市公司跨界新能源的想法。

  2015年,龚少晖以1000万元注册资本,低调地设立了一家名为嘟嘟科技的子公司,经营范围涵盖“汽车零配件零售”业务; 2017年,ST三五提出拟进入新能源汽车销售、运营等领域。

  2018年4月份,ST三五将控股子公司三五电讯变更为三五新能源,并将电动汽车生产(整车制造)纳入经营范围。同年,三五新能源的“刺猬汽车”取得专利。

  不过,造车计划并没能改变公司业绩的颓势,相反,公司因大额计提商誉4.36亿元,致使公司在2018年出现了上市以来的最大亏损。

  2019年6月,龚少晖决定将三五新能源从上市公司剥离,相关股权出售给龚少晖间接控股96.25%厦门中网兴智汇。然而,三五新能源的剥离并没有改变ST三五持续亏损的局面。

  同时,三五新能源在脱离上市公司之后转投“攀上”了国资。据悉,龚少晖在2020年,先后为三五新能源引入了两名国资股东,深圳担保控股的深圳前海宏亿资管和厦门国资厦门金圆集团参股的厦门京道天琴投资。

  年销售30亿元造车“梦碎”

  那么,三五新能源凭什么吸引了两大国资入股?

  据三五新能源官网信息显示,2018年,三五新能源全国首款区块链+新能源汽车小猬EV400发布,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市场;2019年,刺猬汽车布局上下游,掌握大电流超级充电核心技术,专业从事充电桩研发、销售以及运营平台加盟;2020年,量产在即,小猬EV400已获2万台以上订单;2021年,第一批新能源汽车正式交付,预计实现销售收入30亿元。

  然而,随着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个宣称2021年预计销售收入30亿元的三五新能源汽车却只闻其声。

  《证券日报》记者试图通过“小猬新能源”官网“400”电话联系公司,但电话均转接至三五互联工作人员,对于记者希望对方提供刺猬汽车4s店或公司电话,工作人员称,刺猬汽车是独立公司,自己不清楚对方联系方式。

  此外,刺猬汽车官网及微信扫码均无法点击展开试驾预约服务,而多个汽车门户网站也仅显示小猬EV400图片,且均显示未上市。

  据(2020)闽05民终4972号判决书显示,2019年,三五新能源曾按12.88万元/辆对外销售小猬(EV-S)新能源汽车,不过公司最终未能在合同期内交付,因此法院认为其在期限内不具备交付能力。

  同时,判决书中的案件细节还显示,三五新能源认为小猬(EV-S)在2020年5月28日才会小批量生产,甚至三五新能源提供给经销商的开瑞K60EV为已上牌二手车。

  然而直至2021年5月份,该案件终止日期,三五新能源尚未执行上述判决赔付结果,而三五新能源因此被石狮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龚少晖也因此被限高消费。

  “任性”治理频受罚

  龚少晖“踩”着“造车梦”行进的同时,ST三五的经营状况也在急转直下。

  数据显示, 2018年,ST三五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7.9%至2.35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3.26亿元;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57亿元、-6880亿元、-212万元。

  此外, 在2018年年初ST三五因龚少晖一人身兼四职,且公司董秘、财务总监长期空缺遭交易所关注,询问公司如何保证治理结构、信披、内控的有效运作。

  2020年年初, ST三五试图搭上跨界并购网红经济公司热点,但由于交易筹划及决策过程中意见未达成一致,对此持有异议的时任董秘、财务总监及证券事务代表,被逼辞职。同时,三名独立董事对收购事项也一无所知,最终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受到公开谴责处分,并公开道歉。

  今年3月初,公司因治理不规范再度受到监管处罚。尽管龚少晖卸任了公司职务,但仍然占用了上市公司相关费用超2500万元。

  8月初,ST三五因会计处理不准确问题再次收到监管函。

  老板“任性”治理乱象频出的同时, 龚少晖持续深陷债务漩涡。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重重危机下,“卖壳”似乎成为龚少晖及ST三五“最后的稻草”。

  章威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龚少晖目前已不再担任上市公司职务,也不在影响上市公司正常经营。同时,否认龚少晖是专注“造车梦”而“套利”上市公司。此外,三五新能源已经从上市公司剥离。因此,不方便了解其经营情况,是否实现量产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任性老板”再变卦 ST三五更换“接盘人”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