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限制了台湾数字经济发展

  当前,民进党当局将发展数字经济视为提升竞争力、推进产业转型的重要措施。日前,记者就台湾地区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及前景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青年学者王子旗。

  规模偏小且面临多重挑战

  当前,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带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就整体而言,台湾地区数字经济规模较小。据台经济主管部门数据显示,2020年台湾地区数字经济规模初步统计约4.9万亿元新台币(约合1665亿美元),同比增长4.3%,占GDP比重约24.7%。”王子旗认为,台湾地区数字经济产业集中偏向于硬件制造。他介绍,长期以来,台湾地区数字经济中硬件制造与应用服务规模比例为7∶3。近年来,随着5G、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发展,叠加疫情影响,带动岛内数字经济应用服务规模快速增长,2020年占比约为42.9%。

  相比之下,大陆数字经济规模则大得多,且具全球竞争力。特别是2020年以来,数字经济成为大陆对冲疫情影响、提振经济和提升治理能力的重要力量。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统计,2020年大陆数字经济规模高达5.36万亿美元,同比增长9.6%,占GDP比重为38.6%;大陆数字经济规模高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虽然统计口径与方式有所差异,但这些数据基本上反映了两岸间数字经济规模的差距。

  王子旗介绍,2016年以来,民进党当局相继实施“数字台湾・创新经济发展方案”“智慧台湾方案”等计划,试图构建数字经济发展有利环境,带动产业转型升级。“但是,台湾地区经济自身及发展环境存在三大顽疾,削减了政策效能和投资效益,制约了岛内数字经济发展。”

  其一,产业结构及发展思维长期固化,导致企业数字转型不易。岛内企业虽然已逐渐意识到数字转型的重要性,但过去台湾产业结构长期偏重信息通讯硬件制造,加上企业营运思维及组织结构固化,使得推动数字转型面临较大阻碍。根据台湾地区《天下》杂志于2020年12月公布的《2000大企业数字转型与人才大调查》报告数据,台湾地区企业仍深陷转型迷雾,仅有4%的企业数字转型达标,另有超过半数(52.5%)企业还没有开始数字转型;分产业看,高科技制造业只有38.1%的企业加速数字转型,传统制造业更低到26.9%。

  其二,岛内数字新创企业普遍规模小,缺乏全球竞争力。“独角兽”企业作为数字经济的先锋队,其数量和质量代表着一个经济体数字经济发展的活力和前景。台湾新创技术团队规模普遍较小,多聚焦于岛内市场,且缺乏商业模式创新,很难吸引到国际资本,单纯依靠台当局补助,很难做大做强。目前,除沛星互动科技(Appier)已于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约13亿美元)外,睿能创意(Gogoro)等都是依靠当局补助生存的“准独角兽”企业,抗风险能力极低,被岛内舆论称为“毒角兽”“吸血巨婴”。

  其三,数字人才短缺。创新驱动的本质特征决定了数字人才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全球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对数字人才需求暴增,加上台湾地区数字经济规模有限及长期低薪等因素影响,使得岛内人才外流严重,且缺乏吸引海外人才的政策。台湾地区发展改革主管部门统计数据显示,当前岛内数字人才缺口约2.5万人,未来缺口会持续扩大。

  “挟洋自重”有碍数字经济发展

  “当前,虽然美国仍处于引领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的龙头地位,但大陆已经呈现快速崛起之势。”王子旗认为,民进党当局挟洋自重、甘当棋子,积极加入美主导的遏华高科技产业联盟,试图借机深度嵌入美数字经济产业链及供应链,提升与美国的实质政经关系的同时,削弱两岸经贸链接。

  他说,目前,台湾与美国数字经济合作主要通过各种机制平台,合作主线是“打造去中供应链”。数字经济论坛自2015年已举办三届,其中2019年举办的第三届对话明确提出,数字经济合作纳入“抗中”的“布拉格提案”,在5G、半导体、人工智能、信息安全、跨境隐私保护等领域加强合作。经济繁荣伙伴对话(EPP)于2020年11月首次举办,聚焦5G及电信安全、供应链、投资审查等议题,并确立半导体产业为双方优先合作项目,试图通过构筑“干净网络”“安全供应链”“联合审查机制”等手段,谋求在高科技领域与大陆局部脱钩。TIFA会谈今年6月举办了第11届,会谈首次纳入供应链安全、数字贸易等主题,谋求扩大数字经济合作领域。

  “政治为先”带来诸多负面影响

  “民进党当局发展数字经济以政治为先导,专业放两边,不符合岛内民众利益,对台湾数字经济发展有很多负面影响”王子旗说,民进党当局配合美遏华战略,以“资安就是‘国安’”为名,出台了一系列限制陆资入岛、阻碍两岸民间交流、干扰两岸高科技产业合作的政策及规章。同时,在岛内试图破坏、剥离两岸数字经济合作基础,从而达到局部“硬脱钩”目的。

  实际上,数字经济最本质的特点,是数据作为一种新的资源,消费越多,数据总量就越大。大陆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是台湾地区经济正增长的稳定器。据台湾地区财政主管部门数据显示,2020年台湾地区对大陆(含香港)出口数字产品硬件及其零组件共计1057.5亿美元,同比增长22.61%,占台湾地区相应产品总出口额的55.6%。“直白点讲,现今大陆数字经济规模及优势对全球数字格局的塑造力愈发强大,民进党当局推动脱钩只会让两岸差距越来越大,台湾地区数字经济将一步步走向没落,更不用谈什么所谓经济前景。”王子旗说。(经济日报记者 许跃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是什么限制了台湾数字经济发展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