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能源转型阵痛难消

  近日,部分德国企业宣布,因能源价格过快上涨导致生产成本大幅增加,为了控制成本,将在未来一段时间采取压缩产能等一系列措施。特别是化工等对天然气等能源产品需求较大的行业,受到的影响尤为明显。

  除了企业之外,德国普通居民也受到当前天然气价格过快上涨的影响。作为德国最大天然气供应商之一的意昂集团(EON)近日宣布,将暂停个人新用户的注册,原因是公司必须根据当前天然气价格快速上涨的形势重新制定个人天然气用户的合同价格。

  今年以来,德国能源价格持续上涨。根据德国经济与出口管理局的数据,今年1月至7月间,德国天然气进口价格上涨了42%。德国价格比较网站Verivox公布的数据显示,仅9月至10月间,已有32家天然气供应商宣布涨价,平均涨幅为12.6%。10月份的取暖油价格比去年同月的平均水平高出87%,对于一户普通家庭而言,这意味着每年要多支付700多欧元。

  专家普遍认为,当前能源价格迅速上涨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首先,随着全球疫情渐趋平稳,世界经济复苏开始启动,全球范围内生产活动逐步恢复,直接导致全球能源需求较去年出现明显回升,进而引发市场供需关系出现失衡。其次,近两年全球多个地区出现极端天气,部分地区对电力等能源需求较往年明显增加,给本已紧张的能源供给进一步带来压力。此外,欧盟实行碳排放指标制度以来,天然气售价中增加了碳排放相关费用。最后,近两年受疫情对经济冲击影响,能源领域投资不足,导致相关基础设施和产能没有得到持续扩张,也是目前能源供应紧张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根据德国部分燃气供应商公布的数据,当前德国天然气库存量尚不足三分之二,明显少于往年同期,而去年同期的储气量则高达94%。

  能源价格上涨给德国经济带来的最直接影响莫过于推高物价。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相关数据,9月份德国CPI同比增长4.1%,创下28年来的新高,能源价格同比上涨14.3%,成为推高物价的最重要因素。其中取暖油的价格上涨尤为显著,达到76.5%,汽油等燃料价格也上涨了28.4%。根据德国联邦银行(德国央行)的预测,受能源和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的推动,今年德国CPI增速极有可能突破5%。

  部分德国企业决策层分析指出,当前天然气价格飙升并不是短时现象,而极有可能成为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常态。部分市场分析认为,当前的能源价格飙升将会引发多米诺效应,给德国、欧洲乃至世界经济带来新一波冲击。

  德国大部分企业和经济专家担心,如果今年德国和欧洲经历寒冬,很多企业可能面临因能源短缺造成的停产。这对本已饱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供应链不稳打击的制造业企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部分德国企业已经将当前天然气价格上涨视为关乎企业生存的危机。

  本轮天然气价格上涨给德国能源安全和经济复苏带来的严重冲击,不由得让人联想起德国能源转型进程。近日,德国政府正式宣布将按计划于明年关闭仅存的三座核电站,实现全面“弃核”。去年7月,德国联邦议会正式通过法案,规定2038年德国将全面停用煤电,并关闭所有燃煤电厂。作为欧洲能源转型的先驱者,德国政府早就开始布局弃用化石能源与核能的相关政策,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今年前三个季度,德国总发电量为4260亿千瓦时,较去年同期增加4%,其中风能、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为1780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41.8%。根据测算,为了实现欧盟制定的减排目标,德国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至少要占到总发电量的70%。分析普遍认为,实现这一目标对德国能源行业而言任务相当艰巨。

  为了解决能源转型过程中可再生能源比例较低、其他替代能源类型缺乏的问题,德国政府于去年通过了《国家氢能战略》,对德国未来氢能的生产、运输、使用和再利用以及相应的技术创新和投资建立了一个统一、连贯的政策框架。德国联邦政府希望通过该战略,为德国在能源转型过程中提供能源安全保障,并提升德国在清洁能源技术方面的国际竞争力。

  分析认为,当前的能源价格上涨和能源紧缺问题属于德国在能源转型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阵痛。特别是在当前外部经济政治环境异常复杂的情况下,全球能源供给受到疫情、经济复苏、地缘政治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确保稳定的能源供应与合理的能源价格更加困难。因此,德国今年冬季可能将继续面对高企的能源价格,度过一个相当昂贵的严冬。(经济日报记者 谢 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德国能源转型阵痛难消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