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应生产需求变化 推动农业产业链数字化

  2021年中国农民丰收节就要来了!

  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丰收”成为亿万农民朋友津津乐道的话题,也成为许多刷屏短视频与直播节目的主题。然而,从古至今,丰产却不丰收的悖论时常困扰着一些农民,也是目前许多国家和地区农业发展中的一个痛点。

  近些年,我国借助互联网东风、加强城乡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农产品流通体系,有力推动了农产品产销对接与出村进城,为农民丰产丰收奠定了重要基础。但同时,我国农产品流通体系还有一些亟待补足的短板,农产品卖难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丰产却不丰收的风险也没有得到根本化解。那么,究竟如何进一步完善农产品流通体系,让优质农产品卖出好价钱、让农民丰产又丰收?

  在日前举办的“农业现代化与乡村振兴”专场研讨会上,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中国农业大学副校长林万龙、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涂圣伟、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洪涛、中国蔬菜流通协会副会长沈杨及美团等电商企业代表,并邀请了一些来自生产一线的新农商代表,共同探讨这一话题。

  顺应生产需求两端变化 

  推动农业产业链数字化 

  乡村振兴,产业振兴是关键。农产品流通体系的发展变化,既是乡村产业发展变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顺应农业生产端与需求端双向变化的结果。专家普遍认为,农业农村现代化离不开信息化,农产品流通体系既要积极顺应生产端与需求端的变化趋势,也要推动与生产端、需求端的共同发展,实现农业全产业链的转型升级。

  在生产端,叶兴庆指出,乡村产业分为农业和非农产业两大板块。从农业来看,当前的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阶段,农业“小部门化”的趋势更加鲜明,导致“小部门化”的因素也更加多元。在温饱满足、全面小康实现以后,人们大部分基本食物需求已经得到满足,从需求侧不利于农业的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农业除了要守住粮食和其他一些重要农产品的稳产保供底线外,也要挖掘特色资源。今后,农业增长的部分很可能主要来自特色优势或优质农产品的生产。

  魏后凯认为,农业生产的工业化与智能化是农业现代化的重要特点,农村产业发展一定要以工业化的理念、工业化的现代装备、工业化的营销技术来推进,还要充分运用信息技术来推进生产方式的转变。

  在需求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城乡居民收入的不断增长,城乡居民的消费观念、消费方式、消费内容和消费结构都在不断变化与升级,这在食品和农产品需求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一方面,2020年,我国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2%,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2.7%,分别比1978年的57.5%和67.7%降低了28.3和35个百分点;另一方面,城乡居民对于绿色、有机和优质农产品的需求在增加,对于生鲜品质和农产品供给效率的要求在提高,食品和农产品消费也呈现个性化、精细化特征。

  林万龙说,从理论上讲,规模经济大概有内部规模与外部规模两种实现形式。基于我国人地关系紧张的基本国情,未来农业的发展不能只注重内部规模,还要思考外部规模,就是把相对小规模的生产经营主体有机连接起来,实现规模效应。从这个角度看,农产品电商平台比如叮咚买菜、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都提供了一个外部规模经济的连接方式,也就是通过数字化、信息化,把同类农产品生产者有机地连接在一起。现在,有些“电商+农户”“电商+合作社+农户”模式,实际上实现了外部规模。

  以贵州为例,“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貌特征造成了一些农户耕种规模较小、农业产量不高、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的现象。这些农户由于缺乏科学指导,又陷入了“产量低、售价低影响种植积极性,种植积极性不高又造成了产量低、售价低”的怪圈。

  为跳出这一怪圈,贵州省修文县水果商陶勇通过“政府+合作社+农户”机制,不但引入科学的种植技术,提升了猕猴桃的产量和品质,还将大小不同、品相各异的猕猴桃进行分拣、包装,提高了市场售价,带动了农户增收。

  去年,陶勇接触到了美团优选这一电商模式。线上与线下一碰触,让陶勇感受到一股新力量:“每个订单虽小,但需求量和价钱相对稳定,流通效率又高。从物流到配送,电商企业的体系很专业、很完善。我们只要把东西种好,他们会帮助我们对接市场、制订销售计划。现在省心太多,最近不少农户跟我说打算扩大种植面积呢!”

  农产品仓储冷链需各方参与 

  “电商+冷链”成新动能 

  是什么让身在北方的人们第一时间吃上岭南的新鲜荔枝,却不用像唐代杨贵妃那样,守候着一骑红尘?答案之一就是冷链物流。不论是传统生鲜农产品供应链,还是以生鲜电商为主要代表的新型生鲜农产品供应链,冷链物流都在其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近几年,在生鲜电商蓬勃发展的带动下,冷链物流再次“热”了起来,不但因为它能让城乡居民吃上更加新鲜、美味的农产品,也因为其能通过品质和风味的留存,提高农产品价值,增加农民等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收入。

  沈杨表示,线上线下(49.560, -0.44, -0.88%)一体化的零售配送新模式得到蓬勃发展,对于当前农产品流通体系建设起到极大促进作用。前置仓等模式也为我国现代农产品流通体系发展提供了更大的空间,物流管理、冷链布局必将在农产品质量控制、品牌建设等方面发挥更重要作用。

  据了解,随着生鲜电商的迅速发展,如拼多多、京东、美团等各家电商平台也在发挥数字化下沉优势布局冷链物流。美团党委副书记、副总裁任奎介绍,美团优选在积极推动下沉市场冷链物流建设,在全国各省份建立中心仓,通过干线运输线路和同城运力网络连通农产品主产区,同时在消费需求集中的区域建立订单配送网格站,分区运营落实订单的配送工作,稳定商品供应、保障商品质量、提升消费体验;对仓储、物流运输等基础设施的投入还在持续,接下来重点仍在扩大仓储物流网络规模,加强对下沉县域、乡镇的冷链物流体系建设。

  然而,我国冷链物流建设依然存在一些不足。其中一个就是冷链布局的不合理。洪涛认为,现在许多地方政府部门、企业投资建设冷链物流,在“热”的背后,存在缺整合、缺体系、缺平衡等问题。比如,一些地方出现了冷库等冷链设施的闲置和浪费,另一些地方的冷链设施和服务却不够用。因此,政府部门和企业要认识到不是所有生鲜农产品都需要冷链,要基于对冷链的现在需求和未来需求的正确研判,对冷链物流建设进行科学布局。

  另一个问题是,不少地方的产地冷链物流设施尤其是田间预冷条件比较薄弱,不但影响了农产品的商品化处理水平,也容易在流通过程中造成农产品损耗。因此,产地冷链设施建设这一冷链物流“最先一公里”问题亟待进一步破解。

  沈杨建议,应鼓励大型物流商贸企业在农产品优势产区特别是田间地头,建立农产品收集点,研发小批量移动分拣车辆,建设贴近产地的生鲜预冷中心,并针对众多农产品品类特点进行专属包装,在特色农产品丰收季节通过政府搭桥等方式推动销售。任奎也介绍了企业在冷链物流建设中探索的经验。他表示,一种有效的方式是在县域与合作商建设具有冷链功能的小仓库,并以此带动产地预加工小仓库建设;在各省份建设冷链功能中心仓,通过干线运输和同城运力来连接主产区,并在销地端建立定点配送网格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顺应生产需求变化 推动农业产业链数字化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