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打工人的无声抗争:自发分享作息表 加班文化何时休?

  “你见过晚上9点的后厂村吗?”这是某互联网巨头的产品经理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作为互联网大厂的集中办公地,9点的后厂村灯火通明,无数码农堵在北京西二旗的十字路口。

  996是过去五年里中国互联网大厂打工人的职场常态,即一周工作6天,每天从早9点至晚9点。尽管今年部分大厂宣布取消“大小周”(小周即一周工作6天,大周即一周工作5天),但互联网大厂的工作环境并未得到根本性好转。

  近日,一张覆盖2600余家互联网公司作息的表格在业内流传,由无数互联网打工人分享具体的工作信息,包括上下班时间、每周上班天数、午饭/晚饭时间、是否要写周报/日报等,文档上线3天后浏览量突破10万。

  对此,记者于近日采访了近30位互联网打工人,他们位于不同城市、不同公司、不同岗位,却面临着同样的加班文化。

  大厂打工人加班是常态 

  这份“互联网公司作息表”,涵盖了腾讯、阿里、百度、字节跳动、京东、拼多多、华为、美团、滴滴、网易、B站、360、58同城等多家国内互联网一线巨头的多条业务线。

  综合来看,几乎所有互联网巨头都存在下班迟的情况,尤其是设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地的部门,加班更是常态。

  比如,网易有道北京教育部门运营岗的下班时间是晚10点30分;网易互娱广州藏宝阁部门的产品岗在晚10点下班;阿里高德北京技术服务平台部后端岗和前端岗通常在晚上10点30分以后下班;字节跳动上海Data部门后端岗平均在晚9点下班;腾讯深圳AI算法平台部门的产品岗在晚10点下班;百度深圳智能驾驶业务部的算法岗位,下班时间大多在晚10点30分至11点30分;拼多多上海研发部门的算法岗早11点上班、晚11点下班;京东北京物流技术发展部的前端岗平均晚9点下班,最晚会到凌晨……

  对此,网易有道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暂无法核实,或是业务较忙时的个别现象,“我们不鼓励加班文化”。此外,截至记者截稿,阿里、百度、腾讯等企业暂未就此事予以回复确认。

  “我们组的下班时间是晚10点左右,一方面,公司有免费夜宵、晚10点后打车报销等福利;另一方面,同组的同事都不走,如果我总是正点下班,组长就会找我谈话,认为我工作不饱和,甚至给我业绩打低分。”在某互联网巨头从事运营工作的小郭(化名)对记者表示,有时候家里有事也能提前走,但就是觉得内心不安。

  除加班外,互联网企业要求员工随时在线,按时写日报、周报、月报的做法,也令不少人心有抱怨。有受访者表示,自己常年处于一周7天每天24小时随时待命的状态,如果没有及时回复,就会影响考评,而考评与绩效工资直接挂钩。

  “疲于工作”是太多大厂打工人的真实生存状态,但相对扁平化的管理、相对较高的薪酬、相对透明的企业文化,又让他们对大厂爱恨交加。“每当看到工资入账的短信时,我又觉得我行了。”前述产品经理如是说。

  办公室内卷何时休? 

  事实上,今年以来,已经有不少大厂取消了“大小周”。

  6月14日,腾讯旗下光子工作室群宣布实行新的加班机制,设立周三健康日,要求员工在健康日下午6点准时下班,其余工作日不晚于晚上9点离开办公区域;6月24日,快手宣布将从7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员工按需加班,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向员工支付加班工资;7月9日,字节跳动发布全员邮件,宣布将从8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8月份开始有需求的团队和个人,可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

  对此,部分员工并不“领情”。上述某大厂的设计人员告诉记者,“小周”周六的加班费很高,一天收入2000多元,取消“大小周”后相应的加班费也没有了,一个月工资少了近5000元,相当于变相降薪。同时,自己负责的工作内容并没有发生变化,这意味着很多时候仍需在家工作。

  另一位产品经理表示,自己从未准点下班过,尤其是在取消“大小周”后,平时的下班时间更晚了。

  几乎每一位受访者都在谈一个词――内卷。就像看电影时前排观众站起来,后排观众不得不跟着一起站起来,才能确保看到银幕。最后导致电影还是那部电影,但所有观众都要站着看。没人敢先坐下,却又盼望着别人能先坐下。

  大厂之间的时间博弈 

  “无论是‘996’还是‘995’,都违反了《劳动法》。”北京中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铭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劳动法》第36条明确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不超过44小时。虽然第41条规定了加班的相关条款,但也明确表明“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

  “疯狂内卷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产品快速迭代大背景下的产物,我国网民近11亿,庞大的用户基数下,一些互联网初创企业成立3年、4年,研发出小爆款后就能上市变现,因此资本对互联网企业的投资需求持续旺盛。新产品不断涌现,老产品不进则退,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一位专注于互联网行业的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如果竞品团队一天工作12个小时,而我们只工作8个小时,就意味着人家的工作量超过我们,这太致命了。”一位互联网中层人员表示,“我们也期待大家一起慢下来,但这就是典型的囚徒困境,总有人不按套路出牌。”

  “尤其是对于门槛不高、仍有增量空间的品类而言,产品上线、迭代、修补的时间就是生命,比如垂直社交、垂直电商、直播、出行、本地生活等行业,当竞争非常充分、空间不断收窄后,行业自然而然就慢下来了。”上述分析师表示,中国互联网目前还处于“青壮年”,因此市场需求较大,各大公司发展较快,当进入中年成熟期后,会有一轮新的调整。

  互联网的加班文化是市场野蛮发展的畸形产物,上述分析师认为,在中国互联网生态成熟后,统一的行业规则势必会出台,互联网企业共融共生的大趋势下,加班文化将逐渐淡出舞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大厂打工人的无声抗争:自发分享作息表 加班文化何时休?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