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实验猴16万元 多家龙头药企“囤猴” 价格4年飙涨10倍

  医药研发企业正在大举收购实验猴。6月6日,昭衍新药公告英茂生物成为其全资子公司,2万只实验猴也将逐渐划归至昭衍新药名下。

  红星资本局发现,像昭衍新药这样大量“囤猴”的CRO企业还有很多。供不应求,也使得实验猴的身价水涨船高。

  以使用量最大的食蟹猴为例:此前单价不到7000元,目前已暴涨至16万元,价格飙升逾20倍。有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实验猴存量仅有约3万只,市场上“有价无猴”的呼声越来越大。

  涨价背后,一方面是新冠背景下医药企业研发需求扩大,政府投入也在加大;另一方面,在供应端,猴子需要近4年才能用于实验,且一只实验猴通常仅用于一种疾病研究。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邓凌瑶 制图 李开红

  数据:华西证券研究所

   猴价疯涨

  药企直接收购“猴场”

  今年4月,昭衍新药披露收购云南英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茂生物”)和广西玮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玮美生物”)100%股权,收购总额超18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两家公司为实验动物供应商,其供应的实验动物就包括医药研发过程中所需的食蟹猴和恒河猴。

  消息一出,因市场供应不足,CRO企业疯狂“囤猴”、猴子价格高企的现象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昭衍新药曾在招股书中提到,食蟹猴在2014年的单价为6567元/只,此后食蟹猴价格持续上涨。红星资本局检索相关机构官网的公开招标和采购项目发现,最近几年猴价上涨迅猛:

  2018年,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采购实验用食蟹猴共600只,给出的预算金额为840万元,每只食蟹猴的平均预算金额为1.4万元;

  2019年,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采购实验用食蟹猴共400只,而预算金额则涨到了1200万元,仅一年时间,每只食蟹猴的平均预算金额涨至3万元;

  到了2022年3月,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采购实验用食蟹猴共40只,预算金额高达530万,单价飞涨至13.25万元。

  此外,还有业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据其了解,有食蟹猴的单价甚至达到了16万元。

  为何抢手

  最接近于人,实验效果更好

  事实上,不只是昭衍新药,像药明康德、康龙化成这样的龙头企业早已意识到囤积实验用猴的重要性。

  2020年,药明康德全资子公司收购广东春盛猴场,收获两万余只食蟹猴;2021年,康龙化成接连收购新日本科学旗下肇庆创药50.01%控股权、康瑞泰(湛江)生物100%股权,拿下一万余只实验猴。

  迫于涨价太快、供应过少,药企直接收购猴场以求自给自足,已经成为近年来维持研发的一大路径。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与老鼠、兔子相比,猴子最接近于人,也是用于实验最为理想的动物,得出的效果也更好。“用猴子做实验,一个是社会影响力,一个是重要性。”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所教授杨占秋告诉红星资本局,类似于传染性比较强、危害比较大的疾病就需要用到猴子,这也是近来新冠爆发后对食蟹猴需求高涨的原因之一。

  对此,有肿瘤方向的主治医师向红星资本局介绍,“猴子与人的免疫系统最为相似,因此实验用猴主要是涉及到激发免疫系统的疾病。以肿瘤为例,目前治疗肿瘤最快的方法就是免疫治疗,就需要跟人体的免疫系统最相近的动物猴子来实验,药监部门在评审临床前实验结果时也是要看(实验用猴)相关数据的。”

  这也意味着,除了生理机制最接近带来的需求,药监部门的评审要求也推动了CRO企业对实验用猴需求的增长。

  涨价背后

  种猴数量有限 生长需要4年

  杨占秋以其实验经历向红星资本局介绍,我国饲养食蟹猴的场家并不多,加之实验用猴需要保证其年龄、体重以及体内病原体等达到一定标准,食蟹猴也就比较“金贵”。

  “跟小鼠不同,购买了实验用猴,还需要有专门的饲养环境”,杨占秋说。

  此外,食蟹猴等实验用猴从繁育到能出栏用于实验,时间长达近4年,这进一步加剧了涨价的现象。

  从政府需求、专家解答、企业披露上来看,一般来说,能用于实验的猴子年龄需达到3-4岁,加上种猴孕育半年左右的时间,一只实验用猴从繁育到出栏,其生长周期大概需要4年时间,远高于小鼠、兔子等其他的实验用动物。

  创新药医学顾问曹博还向红星资本局补充道,种猴数量有限,有些区域还有具体的管控要求,加之种猴在生育后需要产后恢复,也是食蟹猴等实验用猴供不应求的原因。

  据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4月的相关报道,中国实验灵长类养殖开发协会秘书长张玉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两种主要实验猴存栏24万余只,除幼猴、种猴外,实际商品猴存栏约10万只,如果再去除被海外预订、包销的,年龄太小的或“更年期”猴,国内存量仅有约3万只。6月8日,红星资本局联系到张玉超,但其表示目前涉及实验用猴的话题均不接受采访。

  疫情缓减后 价格有望回落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在实验用猴进入实验后,寿命仅有数月。

  “我们在做实验的过程中,猴子比较活跃,不太好管理,实验完成后就需要对猴子安乐死,然后火化。”杨占秋告诉红星资本局。

  而实验用猴从购买后进入实验到安乐死,这一期间仅数月。“有些(实验)可能会长一点,比如做艾滋病观察的时间要长一点,新冠(实验研究)的话一般就只有几个月,不会观察很长时间的。”

  此外,红星资本局还了解到,一般来说,一只实验用猴仅在一种疾病研究中使用。换句话说,实验用猴大多是作为“一次性用品”来使用的。

  实验用猴的不可重复性进一步加高临床前实验成本和需求量。

  但事实上,此前实验用猴并非如此紧缺。据第一财经报道,国内实验用猴市场一度供过于求,每年光是出口的猴子就达到3万只。

  2020年1月,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公告》,要求“各地饲养野生动物场所实施隔离,严禁野生动物对外扩散和转运贩卖”。中国实验猴进出口业务受到影响。

  而公开资料显示,用于实验最多的猴子食蟹猴并非本土物种,主要从东南亚引进。目前,国内的实验用猴主要从本土猴场中获取,因此也有市场分析称,随着疫情影响的进一步降低,国内实验用猴供不应求的情况或能得到缓解。

  深度视线

  猴价上涨会否影响我国生物创新药发展?

  实验动物是指通过人工培育,对其所携带微生物和寄生虫进行控制,遗传背景明确或来源清晰,用于科学研究、教学、生产、检定以及其他科学实验的动物。以单克隆抗体和细胞因子为代表的生物大分子候选药物,由于本身具有较强的抗原性,在所选实验动物物种中引起免疫反应的可能性较大,从而导致其形成抗药抗体,不能有效完成候选药的临床前研究。因此,这一类生物大分子药物的临床前研究对实验动物的要求相比其他领域更高,需要选用与人类具有相似分子靶标和信号转导途径的实验动物。实验猴从而成为大分子药物临床前研究首选。

  随着创新药企研发进度的不断加快,持续高企的猴价会否成为我国生物大分子药物创新的重大瓶颈?

  分析人士表示,在当前实验猴价格大幅上涨的背景下,提前大量“囤猴”意味着企业可将研发成本锁定在较低水平。不过总体来看,一个新药研发过程中,实验用猴的用量一般在60只左右,按照平均10万元/只的单价,成本约在600万-700万元,这相对于动辄数亿甚至数十亿元的生物药研发成本而言,实际影响不如想象中的巨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远信息网 » 一只实验猴16万元 多家龙头药企“囤猴” 价格4年飙涨10倍

分享到: 生成海报